主办:宝鸡市档案局  地址:行政中心6号楼D座  办公室电话:0917-3261356  查档咨询电话:0917-3261355网站地图
通知公告: 更多公告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交流 > 档案文化 >
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的流行:成为国歌前已红遍中国
时间:2012-12-10 11:19  来源:北京青年报   作者:佚名   点击:

  聂耳作曲、田汉作词的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早在成为国歌之前,就已作为最著名的抗战歌曲响彻大江南北,是当之无愧的最“红”的歌。

  出生于1912年2月14日的聂耳,23岁英年早逝,正是他的才华开始放射出夺目光辉的年华。就在遇难前不久,他完成了最后一首作品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的创作。这一不朽绝唱,让他的艺术生命获得了永生。

  1949年9月28日的《人民日报》发布了“以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为国歌”的消息,从此这首歌响彻新中国。当年11月15日《人民日报》以“新华社答读者问”的方式回答为什么采用这首歌为国歌时,用了个简洁的说法:“《义勇军进行曲》是十余年来在中国广大人民的斗争中最流行的歌曲”。

  成为国歌前,聂耳的这最后一首作品就已是中国最流行的歌曲了吗?让我们翻开尘封的史册,寻找当年的记录——

  到了全面抗战的第三个年头,1939年,国际著名记者伊斯雷尔·爱泼斯坦在当年写成的《人民之战》一书里以这样的言辞形容这首抗日歌曲的流行程度:

  “东北人民为摆脱日本的枷锁而英勇斗争,在他们那勇敢精神鼓舞下,产生了这首激动人心的歌曲,使举国奋起,众志成城……《义勇军进行曲》诞生的历史,就是抵抗日本侵略的浪潮不断高涨的历史。这首歌的曲和词深深扎根于中国人民之中。

  从前线到大城市,从城市到最遥远的乡村,每一个中国人都知道这首歌,都会唱。”

  同样是在1939年,著名音乐家李抱忱先生应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之约,主持编辑了英文版的《中国抗战歌曲集》。他于次年写了《编辑英文版中国抗战歌曲集的经过》一文,发表于桂林版《新音乐》1940年4月1卷4期。文中指出了编此歌集的目的是“使外人知道我们广大的民众都在唱些什么歌”,“选择的条件主要有两个:第一必须流行,第二必须优良”。那么,这本歌集选出的“广大的民众都在唱”的许多首歌里面,是否注明了哪首最流行呢?答案正是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。歌集的注解是这样写的:

  “此歌原用作电影片《风云儿女》的主题歌。这激动人心的‘痛苦和愤怒的呐喊’像大火席卷全国,现在仍然是中国最流行的抗战歌曲。”

  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甚至还成为别的抗战歌曲流行程度的标杆,歌曲《牺牲已到最后关头》的注解这样写道:“此歌的普及程度可能仅次于《义勇军进行曲》”——如果套用时下的网络语句,这句话的意思是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在当时已是最普及的歌曲,是“没有之一”的。

  实际上,《人民之战》一书里说人人会唱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这并不是孤证,就在此前一年的1938年,著名的教育家丰子恺写出了《谈抗战歌曲》,可以成为一个佐证:

  “连荒山中的三家村里,也有‘起来,起来’、‘前进,前进’的声音出于村夫牧童之口。都市里自不必说,长沙的湖南婆婆,汉口的湖北车夫,都能唱‘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’。”

  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在抗战时期也成为了国民党军队的军歌。曾在远征军担任上尉参谋的著名历史学家黄仁宇曾回忆道:

  “取用为国歌之前,早经国军选用为标准军歌之一;我们在成都草堂寺青羊宫做军官的年代也唱过不知多少次了。‘我们万众一心,冒着敌人的炮火,前进!前进!’其音节劲拔铿锵,至今听来还令人想念当日抗战时的气魄。”

  而根据远征军二百师师长戴安澜将军的作战秘书张家福少校的回忆,著名的二百师的军歌就是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。

  抗战时期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不仅在中国深入人心,在别国盟友心中,也成为代表中国军民抗战形象的歌曲。1944年,美国好莱坞米高梅公司拍摄了一部反映中国抗日的故事片《龙种》(《Dragon Seed》,曾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提名、最佳摄影奖提名)。《龙种》根据美国女作家赛珍珠同名小说改编,得过4次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的凯瑟琳·赫本是影片的女主角。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就是这部电影的插曲。

  到了1949年《义勇军进行曲》成为国歌时,国人欣喜地发现刚刚选出的新国歌,竟是人人能唱的歌曲。1989年9月15日的《人民政协报》刊登了曾担任粤桂边纵队参谋长的杨应彬回忆开国庆典的文章,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——1949年9月底,在深圳东南部大鹏半岛的王母圩,参加接管广州工作的近千名干部筹备开国的庆祝活动,“少不了国旗和国歌”。大家“头疼的是国旗样式”,9月30日新华社才发出样式,“由于没有传真照片,不知怎么设计,只能按新华社的电稿说明,仔细绘图,然后缝制”;而“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大家都会唱”,庆祝活动上唱国歌是丝毫不成问题的。

  即使是开国大典举行时尚未解放的地区,到了后来,人民也可以齐唱《义勇军进行曲》迎接解放大军的到来。例如:1949年12月1日《大公报》的报道《重庆解放了》有一段关于“满街人民群众同唱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的描述:

  “昨晚当一队解放军在炮竹欢呼声里行抵校场口、上武巷口时,街口一家‘良友乐队’奏起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满街人民同时随声合唱,那雄壮的歌声,表现出中国人民争取自由和独立的高昂斗志是多么坚强。”

  另外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第一次在天安门前作为主旋律奏响,其实并不是在1949年的开国大典上,此前7月7日晚8时,北平市二十万群众举行“七七”抗战12周年集会,大会就是在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军乐声中开始的。“巨大的礼炮声中,主席台上奏起了义勇军进行曲,每个人都激动紧张地回忆起十二年来的斗争……”只有当时国人心中最熟悉的歌曲,才能作为“抗战之声”的最杰出代表成为此仪式的主题曲。而这首歌从东北抗日义勇军的斗争事迹中产生,成为国歌前已红遍大江南北,也将永远激励国人们从危难中“起来”,向胜利“前进”。

  (本文由宝鸡市档案局整理,版权归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)

  
宝鸡档案微博链接
宝鸡档案微信公众号